体彩浙江20选5玩法|浙江20选5胆拖投注
鄭振鐸先生在徐州考察文物
2017-03-14 09:25:00
來源:民進徐州市委
【字號:  】【打印【糾錯】

  鄭振鐸先生是中國民主促進會創始人之一和第一屆理事會理事,是我國現代杰出的愛國主義者和社會活動家、作家、詩人、學者、文學評論家、文學史家、翻譯家、藝術史家,也是國內外聞名的收藏家,訓詁家,對中國文化學術事業做出了多方面的杰出貢獻。

  徐州是華夏九州之一,有著5000多年的文明史和2600多年的建城史,漢風遺韻淳厚,文物古跡眾多。但是,作為兵家必爭之地的徐州歷經千百次戰火,文物保存狀況堪憂。1953年夏,時任徐州文物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王肯堂到北京,去文化部文物局匯報工作,主要商談茅村漢畫像石墓的保護問題。時任中央文化部文物局局長的鄭振鐸先生親自接待,此后一直心系徐州文物保護工作,這也是他親赴徐州考察的主要動因之一。

  1956年4月2日晚7:22,鄭振鐸先生自開封抵徐,歷時7個小時。一路舟車勞頓,到徐時天色已黑,沒有開展工作。在當天的日記里,他寫到:“(自開封)12點18分開車。沿途景色,無甚可觀者。過蘭封、中權、商丘、黃口等,到徐州時,天色已黑矣。有市委書記及市文教處長來接。住招待所。九時半,睡。”

  4月4日下午,鄭振鐸先生離徐奔赴上海,“下午一時半許,到車站。準二時許開。車上很空,我一人占住一房。六時晚餐后,不到九時就睡了。車過浦口,渡江而南,我均在睡夢中。”不知鄭振鐸先生何時到上海,但是從徐州到浦口,也用了7個小時。這一路顛簸,對于一個年近花甲的病人,確實異常辛苦。考察過程也不輕松,4月3日下午二時許,他乘吉普車“赴茅村,走了一小時才到……顛簸不堪”,返程也應如是。

  在來徐之前的4月1日,鄭振鐸先生一早就感到“微有腹疾”。在徐幾日,他忙于考察,在4月3日的日記中提及“腹疾未愈,然興致甚佳也”;這是因為此行收獲不菲,胸懷大慰。至上海后,他在4月8日的日記中寫到:“六時許起。腹疾仍未愈。”而到夜間,癥狀加重,所以4月9日的日記開篇就是:“六時許起。腹疾仍未大愈。昨夜里起來數次,便后,血流甚多,痔疾大發……”抱病如斯,他仍然堅持按時起床,投入繁重的工作,其敬業精神可見一斑。

  當然,自4月2日晚至4月4日中午,鄭振鐸先生在徐州整整一天半的時間,也是拖著病體堅持考察的。但是行程之緊湊、內容之豐富、工作之細致,讓人完全感覺不到他身體不適。根據這兩天的日記,筆者梳理出他的考察日程安排如下:

時間

地點

活動

內容

4

3

上午

六時

招待所

寫信給故宮吳、陳

提出二事:(一)多做龍門造像的模

型;(二)考慮在蘭設分院。

九時許

范增墓

考察

拾得繩紋陶片不少。

云龍山

考察

石佛寺、漢畫像石室、保存古物的

二室。

戲馬臺

考察

萬歷、天啟碑。

蘇姑墓

考察

墓前有“大宋皇祜六年經幢”。又有楚王、虞姬牌位。

十二時許

招待所

 

午飯,午睡。

4

3

上午

二時許

 

赴茅村

走了一小時才到。

三時許

茅村

考察

漢墓,凡五室。徘徊半小時而出。

四時半

蔡邱

考察

拾了不少陶片,且有瓦當和繩紋瓦

片,且有鬲腳。

桓山

考察

傳為桓魋墓,明人刻石甚多。

六時半

招待所

 

晚餐,稍睡。

十時半

招待所

 

知今夜走不成,乃決定乘明天下午車動身。

44日上午

八時半

招待所

會談

找銅山縣王科長來,了解情況。

奎山文化館

考察

寂無一人,書有一千余冊。

奎山

考察

登奎山,有一塔。

子房區文化館

考察

書多到七千余冊。

和平劇場

考察

見柳琴劇二團的負責人。

市圖書館

考察

市圖有原來銅活字本的《圖書集成》一部。

十一時許

 

回招待所

 

  鄭振鐸先生在徐州考察時間短暫,親赴現場十余處,對徐州文物評價甚高,但對保護狀況甚為憂心。

  4月3日上午,先到范增墓(今已確認為東漢彭城王墓),預言“此地處處是古物,漢墓尤多”。

  繼而登云龍山,見“云龍山石碑林立,皆近代物”,但“二銅鐘,一弘治,一康熙;二銅鼎,一嘉靖,一萬歷,皆佳”。到石佛寺(今興化寺),寺中“多摩崖佛像,又惜為風日所裂,片片欲墜,多已磨沒無跡”,惋惜之情溢于言表。寺有三石室,認為其中“漢畫像石室則極佳。徘徊不忍去”,認定“每石四周的花紋,類漢墓,殆從漢磚墓更進一步者”。更進一步指出漢畫像石甚多的原因是,“豐沛徐碭多漢高從龍子弟,榮歸后,紛紛經營墓室,漢墓之多,殆以此歟?”在保存古物的二室,指出“三關(官,筆者注)廟出土的一套北魏俑,中有類獅身人面獸的二俑,尤可貴。有朱淪瀚和薛漁的指畫,甚好。范江的一張畫,也不壞”。

  再到楚霸王戲馬臺,見到萬歷、天啟碑。此碑為明萬歷年間徐州兵備右參政莫與齊手書的“戲馬臺”三字碑,清道光廿八年(1848)建碑亭覆護,光緒十三年(1887)重修,題篆書匾“從此風云”。至于楚霸王當年“遺跡一無存者”,嘆惋之余又覺此地“甚狹小,不知如何盤馬彎弓法”。

  4月3日下午,到茅村漢墓,“打開了門,才見出此墓之弘偉”,但“凡五室,只三室有畫像”,特意注明余皆散遺農家、小學中,而“農人打井要用石,聞銅山縣因打井發現一畫像石墓,農人擬取出圈井。正阻止之”,真是暴殄天物啊!所存物中,“有一石窗,可考見漢制。畫像極生動,馬的姿勢尤好”。鄭振鐸先生甚喜,“徘徊半小時而出”。

  四時半,到蔡邱,文獻多稱“丘灣遺址”,位于徐州市北17公里,茅村鎮檀山村東南,坐落在近山旁水的臺地上。鄭振鐸先生在此展現出了作家應有的細膩情懷,對遍地野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贊其“很可愛,似是子午蓮之類”。歸途到桓山,漢墓雖“今已堵塞,不能入內……未能窮其究竟也”,但見“紅日西照”,頓覺“精神倍振……腹疾未愈,然興致甚佳也”。

  鄭振鐸先生原打算4月3日連夜離徐,但沒有買到車票,“乃決定乘明天下午車動身”,他說:“有此半天余閑,可料理幾件事。漢畫像石如何集中,擬盡半日之力為之。”但4月4日上午,他一刻也沒閑著。先到奎山文化館,見圖書不多,僅一千余冊,但館內寂無一人。隨后到子房區文化館,存書多達七千余冊,看到有群眾搞柳琴劇,覺得“很有精神”,“圖書宣傳欄”以彩畫為宣傳,經驗也很值得推廣。由此可見,鄭振鐸先生對群眾文化的普及工作亦極為上心,而且在走訪的同時,也在思慮著漢畫像石的集中保護之策吧。

  迨及4月10日,鄭振鐸先生在上海考察完畢,是日五時許起,收拾行裝擬赴杭州,適逢江蘇派時在省文物管理委員會工作的葛家瑾前來匯報,得悉“徐州情況較我所知的更為嚴重”,又不禁憂心忡忡。他在日記中詳細羅列六處:“①鳳凰山有畫像石漢墓四個,②路山有畫像石漢墓八個,③東賀村有古墓,④后周堝有四個殘墓,⑤二郎山利國鐵礦在一丈深的地方發現畫像石墓(陶器、玉器二十八件),⑥東山古墓亦有畫像石”,而“有畫像石的漢代大墓到處皆有之。已露頭者即有十多個。如何清理發掘”呢?

  1956年6月間,為加強漢畫像石的保護,根據已升任中央文化部副部長的鄭振鐸先生指示,成立“江蘇省徐州漢畫像石保管組”,辦公地點設在云龍山下的乾隆行宮。作為漢代三絕、江蘇三寶之一的徐州漢畫像石保護工作,在他的親自關照下,終于走上了正軌,使承載中華傳統文明的漢畫像石的魅力開始在新的時代大放光彩。

  然而天妒英才。在鄭振鐸先生來徐考察兩年之后的1958年10月17日,他率中國文化代表團出國訪問,途中因飛行失事不幸遇難。著名武俠小說家在梁羽生《鄭振鐸與商務》一文中痛悼:“第一個因飛機失事而死的名作家是徐志摩,第二個是鄭振鐸。談徐志摩的甚多,我來談談鄭振鐸吧……他的死是中國文化界的一大損失。”

  斯人雖歿,余情難了。今天,當我們佇立在云龍山西麓的漢畫像石館前,當我們來到興化寺觀摩北魏大石佛,當我們登頂戲馬臺吊古撫今……我們應該為鄭振鐸先生不辭勞苦抱病考察的高尚精神,為他對徐州文物保護工作所作出的巨大貢獻,深深感動,鞠上一躬。(張自軍:民進徐州市委委員,詩人;徐建國:徐州古建筑專家;王沛:徐州文化學者。)

作者:張自軍 徐建國 王沛  編輯:薛偉  
体彩浙江20选5玩法 时时彩出豹子征兆 快3计划软件全天 做计划app 8选3精华稳赚投注 助赢计划什么时候可以用 如何玩快三能稳赚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 快三计划免费软件手机 网上棋牌二人麻将技巧 时时彩后一单期7码平刷